佛陀论马

  佛陀论马  一天,释迦牟尼佛坐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里,出去托钵的弟子们陆陆续续地回到精舍,一个个威仪具足,神态安详。弟子们静静地走到水池旁边,洗去沾在脚踝上的尘土,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坐具上,等待佛陀的开示。

Continue reading

医学生涯上的第一节人文课!

  记得那是20多年前,我作为实习医生第一次走进病房和病人直接接触。那是一个简易的单人病房,并不宽敞,一张病床占据了整个病室的大部分。床上躺着一个女病人。她消瘦,两眼微闭着,脸色阴沉晦暗。带教老师告诉我这是一位50多岁的工程师,肺癌正吞噬着她原本健壮的身躯。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单独采集病史,我在狭小的房间内感到的是一种无形的恐惧,半开半闭的窗帘加上天气寒冷,窗户紧闭使室内狭小的空间弥漫着一种阴冷的感觉,夕阳从不大的窗缝中不大情愿地探进头来。血色残阳映照着一个无助的男人,这是病人的丈夫。他一直垂着头,长吁短叹。

Continue reading